歡 迎 光 臨    全 國 優 秀 律 師 事 務 所    貴 州 省 十 佳 民 營 經 濟 服 務 機 構    國 家 知 識 產 權 局 注 冊 專 利 代 理 機 構    國 家 工 商 總 局 備 案 商 標 代 理 機 構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search

站內搜索

請輸入關鍵字:
您當前位置:首頁>法文精編>

貴達·民商視點丨股東轉讓股權,未經登記是否就案涉標的享有足以排 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股東轉讓股權,未經登記是否就案涉標的享有足以排

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基本案情

A公司是2009年12月28日依法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李某是A公司股東。2014年7月14日,李某與殷某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將A公司15%的股權以36萬元的價格轉讓給李某,經A公司股東會決議一致通過。殷某分別于2015年2月9日支付甲279049元,同年3月31日支付5000元、4月1日支付25000元、5月18日支付30000元、8月18日支付20000元,共計向李某支付359049元轉讓款,隨后A公司修改了公司章程,并報經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備案登記。后李某與黃某、湯某發生合伙糾紛,法院判決李某承擔責任。在執行過程中,法院查封了原李某在A公司持有的15%股權份額,A公司及殷某提出執行異議被駁回,隨后向該院提出了執行異議之訴。一審法院以A公司及殷某未到工商登記管理部門辦理變更登記手續,不能對抗第三人為由駁回了A公司及殷某的訴訟請求,A公司及殷某不服一審判決,遂提出上訴,二審法院撤銷了一審判決。

 

爭議焦點:

股份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后,是否需在公司登記機關辦理股東及股權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是否就案涉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一種觀點:

根據《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的規定,因未到工商登記管理部門辦理變更登記手續,不能對抗第三人,故認為股份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后,需向公司登記機關辦理股東及股權變更登記,否則就案涉標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第二種觀點:

1、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股東變更是否以需要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應結合《公司法》立法精神以及《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九條:“公司的登記事項包括:(八)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發起人的姓名或者名稱。”、第三十四條第三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起人改變姓名或者名稱的,應當自改變姓名或者名稱之日起30日內申請變更登記。”的規定。

2、根據《公司法》的規定,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起人在公司成立之時即已固定,當發起人轉讓股份時,股份受讓人只能是公司的普通股東,而不能成為發起人,因此發起人改變姓名或者名稱指發起人本身的姓名或者名稱發生變動的情形,而非股東變更的情形。故根據《公司法》及《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股份有限公司股東及其股份不屬于公司登記事項,其股東對其所持股份進行轉讓,依法不需在登記機關辦理變更登記。

綜上,未經登記不影響股權受讓人的實體權利。

 

律師解析:

本人認同第二種觀點。針對第一種觀點,提出一點看法和幾點思考:

一、《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是否適用于股份有限公司?

按照公司性質劃分,《公司法》將公司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對有限責任公司的規定,分別置于第二章及第三章。另一部分對于股份有限公司的規定,分別置于第四章及第五章。《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置于第二章內容之下,應當屬于有限責任公司規定之范疇,故股份有限公司不應受該條規定約束。

二、如本案為有限責任公司,是否適用《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排除殷某對執行標的的實體權利?

1、李某與殷某的股權轉讓行為是否有效,殷某是否已合法取得李某在A公司的15%股份份額?

《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規定公司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該規定只是不得對抗第三人,并非無效,在此法律條款規定中,公司登記機關的登記行為只會產生對外效力,不會影響股權轉讓效力。

李某與殷某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并就股權轉讓支付了相應對價,就轉讓股權行為經A公司股東會議決議通過,據此修改了公司章程,并報經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備案登記,支付合理對價,應認定殷某實際受讓李某轉讓的涉案股權。

2、黃某、湯某是否屬于《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規定的保護對象?

根據《公司法》的規定及商事外觀主義原則,股權轉讓采取登記對抗主義變動模式。“不得對抗第三人”規定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商事交易安全。而非商事交易的第三人,由于公司登記公示的權利不是該第三人的交易對象,其沒有基于公司登記所產生的交易信賴,也就不存在交易安全的問題。因此,黃某、湯某只是作為李某的一般債權人,并非就股權進行交易,而是要執行李某的股權來滿足其另案債權的實現,故黃某、湯某并非股權交易當中的第三人,不存在基于對股權的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信賴而產生的信賴利益,也不存在基于該信賴而發生的交易行為,不應當屬于《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的保護對象。

     故即使在有限責任公司中,股權轉讓協議未向公司登記機關辦理變更登記,在股權轉讓協議本身有效情形下,支付合理對價后應當對執行標的享有實體權利,也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

 

法條鏈接

1、《公司法》第三十二條第三款“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及其出資向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登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2、《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九條:“公司的登記事項包括:(八)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發起人的姓名或者名稱。”

3、《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三十四條第三款“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或者股份有限公司的發起人改變姓名或者名稱的,應當自改變姓名或者名稱之日起30日內申請變更登記。”

4、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十七條“被執行人將其所有的需要辦理過戶登記的財產出賣給第三人,第三人已經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該財產,但尚未辦理產權過戶登記手續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第三人已經支付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但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如果第三人對此沒有過錯,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凍結。”

 

案例來源: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黔01民終739號民事判決書

評論

我要評論

  

凤凰客服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布 2.43魔兽世界赚钱方法 ag真人输的我家破人亡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一定牛 昌吉干什么赚钱 陕西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海南有番麻将怎么打 星光彩票首页 友乐广西麻将官方网站 山西快乐10分常出号码 中国福利彩票p62开奖结果 倩女幽魂 工作室赚钱方法 ag电子游戏哪些改版了 美国股票指数纳斯达克 快3走势 七乐彩历史开奖数据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