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 迎 光 臨    全 國 優 秀 律 師 事 務 所    貴 州 省 十 佳 民 營 經 濟 服 務 機 構    國 家 知 識 產 權 局 注 冊 專 利 代 理 機 構    國 家 工 商 總 局 備 案 商 標 代 理 機 構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search

站內搜索

請輸入關鍵字:
您當前位置:首頁>法文精編>

貴達分享丨從法官辭職到律師的一點體會

在小時候,看《包青天》、《海瑞罷官》等古裝劇,心中常懷有做一個鐵面無私、秉公辦案的“法官”夢,但從未想過做一個“律師”,在古時“律師”的地位可能會低于“戲子”,該職業不僅地位低,而且危險性大。后邊看了一些港臺的《法網柔情》等電視劇才對律師這個職業刮目相看,覺得還是挺好的。

《包青天》、《海瑞罷官》中的“法官”,嚴格上來說,其也不是一個專業的法律職業,他不過是行政長官處理司法問題。雖然在司法的發展過程中,“法官”,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產生、最為典型的職業之一,但在長達二千多年的封建社會里,中國卻沒有獨立的法官職業,司法官與行政官不分,行政長官同時兼理司法。近代以來,經過清末的官制改革,司法逐漸與行政趨向分立,法官作為一種專門的職業才在中國大地出現。到了民國時期,經過晚清司法改革,延續了二千多年的行政司法合一、行政控制司法的基本格局被打破,司法趨向獨立。

新中國成立以后,司法體制演進的歷程被人為中斷,司法的專業化、獨立性不復存在,司法機構即便在名義上依然存在,也喪失了在社會、在政治運作中的權威。人民政權試圖對這些相對獨立的法官職業進行改造,強調司法的人民性,注重從骨干干部、積極分子、轉業軍人以及革命群眾中選任人民審判員。進入“無法無天”的“文革”十年,取消、砸爛公檢法,革命、專政代替了一切,法院受到嚴重沖擊,法院等同于一般的行政機關,法官成為大眾化的職業,人人都可以自封為法官行使對別人的審判。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人民法院各項建設走上了正軌,司法體系也漸行恢復。法官職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1983年的《人民法院組織法》對法官任職提出了必須“具有法律專業知識”的要求。1995年《法官法》頒布,2002年1月修訂《法官法》,法官的職業標準大大提升。從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司法改革的目標更多地是瞄準司法權的合理化、現代化,在人事路線上則表現為職業化、精英化。

同時,律師的發展雖然也經歷了曲折的歷程,但總算撥云見日發展到今天如火如荼,社會對法官、檢察官、律師作為法律職業共同體的認識也無需置疑。律師從以前人人喊打的“訴棍”,成為受人尊敬的朋友和生活必須。


在以下經典案例中,律師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推進了司法的發展。

我們看一下美國的辛普森案。辛普森是美國上個世紀著名的黑人橄攬球明星,1977年,辛普森在一家高級餐廳與漂亮迷人、金發碧眼的白人女侍者妮可·布朗一見鐘情,但后來兩人關系開始出現裂痕。妮可曾多次打電話報警,指控辛普森對她拳打腳踢。1994年6月12日深夜,妮克·布朗和她的朋友郎·高曼死于洛杉磯西部一豪華住宅區里,

大量的證據指向辛普森,1995年10月3日,美國西部時間上午10點,當辛普森案裁決即將宣布之時,整個美國一時陷入停頓。克林頓總統推開了軍機國務;前國務卿貝克推遲了演講;華爾街股市交易清淡;長途電話線路寂靜無聲。數千名警察全副武裝,如臨大敵,遍布洛杉磯市街頭巷尾。CNN統計數字表明,大約有1億4千萬美國人收看或收聽了“世紀審判”的最后裁決。陪審團裁決結果:辛普森無罪。

在這個案件中,雖然洛杉磯警方獲取了大量能證明辛普森有罪的證據,但因為其中的一樣證據--襪子是非法取得的,所以所有證據就都沒有被法庭采信。于是,盡管控方女檢察官克拉克在總結發言中慷慨陳詞,打動了大量觀眾,卻并未讓陪審團動心。他們在近4個小時的討論之后,一致作出被告人無罪的判決。

這個案例,充分體現了美國法律中律師的重要價值,律師的慷慨陳詞、刻苦鉆研維護的不是某一個當事人,而是通過律師對司法的參與,推動司法的進步。正是通過若干個辛普森案,確立了美國司法制度對程序公正和確鑿證據的重視程度遠遠超過了尋求案情真相和把罪犯繩之于法。

可以反觀我們的司法制度,刑訊逼供層出不窮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律師地位無法保障的時候,如:呼格吉勒圖被冤殺案、聶樹斌被冤殺案、滕興善被冤殺案等等,在這些案件中,如果確立律師地位,窮盡了正當程序,這些冤案是可能會避免的。

當然,任何一個國家都會經歷相似的過程,歐美國家也不例外。

1791 年,美國《權利法案》獲得批準,而法國《人權宣言》的批準則是在兩年之前的 1789 年。如果對比法國《人權宣言》與美國憲法的《權利法案》的文字,我們可以發現雖然它們在某些部分是不同的,但兩個文件所提供的基本保障卻是大體一致的。然而,一旦我們從探究法國《人權宣言》中的列舉權利轉向考察 1789 年以后的幾年法國實際發生了什么事件,我們就會發現理論與實踐的天壤之別。在《人權宣言》通過后不久的幾年,眾所周知的法國“恐怖專制”時期就開始了。在這一時期,大約 30 萬人被監禁,其中 2 萬人被推上了斷頭臺,還有另外 2 萬人死于監獄或未經任何審判即遭處決。一位研究法國歷史的專家把“恐怖專制”形容為“司法謀殺”。革命審判所被設計用來審問所有的“政治犯”。一位學者認為,革命審判所“在功能上類似于戰時法庭,它以死刑為唯一的懲罰方式,且它的判決無法被推翻”。在當時的法國,審判的程序出奇地迅速。舉例來說,一個嫌疑犯,如果在早上被逮捕,那么接下來就是上午 9 點鐘被起訴, 10 點鐘被審判,中午被宣判,下午 4 點鐘就上了斷頭臺。縱然如此,革命審判所還因為太遲緩和謹慎而受到指責,后來通過的一個法令索性規定只要一場審判持續了一定的時間,陪審團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也可以宣布他們的判決。另一個法令則禁止嫌疑犯為自己辯護,因為統治者認為這樣會造成不必要的延誤和“對正義的阻礙”。

中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40周年來,我國的律師從一窮二白到現在擁有龐大的律師隊伍,律師的地位也蒸蒸日上。

結合自身情況,我從一個法官辭職做律師也是基于對律師職業的熱愛。相比較而言,法官和律師職業都是受人尊敬的職業。法官職業由于其受體制的限制,發展空間小,而律師職業相對自由,發展的空間較大;法官職業安全感比律師強,壓力相對較小,律師看起來很光鮮靚麗,但實際可支配收入并沒有賬面上顯示的那么多,更毋庸說律師投在業務開發、人情往來上的費用了;目前在法院系統由于案多人少的矛盾難以消除,法官疲于應付堆積如山的案件,根本無瑕學習業務知識,做律師案件數量相對較少,可以也是必須要對自己承辦的案件認真鉆研,有利于業務能力的提升;還有律師職業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在庭審中可以縱橫捭闔、暢所欲言,而法官卻過于內斂,有時甚至覺得很憋屈。

評論

我要評論

  

凤凰客服 和小啄赚钱相同的平台 通比牛牛怎样看走势规律 大奖dj18dj 中国体肓彩票开奖大乐 江西麻将玩法介绍 上海时时彩群 甘肃麻将群 天津十分彩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11选五遗漏 福建快三官网下载 新疆时时开奖纪录 分分彩挂机是坑人套路 好友一起打麻将的app 多赢pk10手机计划软件 福利彩票开店利润 pk10赛车9码计划倍投